总统通过反同性恋法后,乌干达捐助者削减了援助

作者:赵析们

<p>曾经被视为开明的非洲领导层的一个例子,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目前是一个国际贱民</p><p>他决定签署法案,对同性恋施加严厉的惩罚,导致该国慷慨的援助预算被削减</p><p>美国将法律的通过描述为乌干达的悲惨日子,国务卿约翰克里宣布将审查美国与该国接触的“所有方面”,包括援助预算</p><p>英国没有效仿</p><p>国际发展部表示,在腐败丑闻发生后,11月份对乌干达政府的所有直接支持都被削减,但一位发言人表示,今年预算中的7,990万英镑不会被扣留</p><p> “英国仍然致力于支持乌干达人民,”他说</p><p>这笔资金现在将通过其他途径提供,包括符合英国人权原则的国际援助机构</p><p>其他欧洲捐助者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p><p>挪威表示将扣留800万美元的发展援助,丹麦将​​从政府转移900万美元</p><p>丹麦贸易和发展部长莫根斯·詹森说:“我们不能过分强烈地违背法律和乌干达政府现在不仅向受迫害的少数群体,而且向整个世界发出的信号</p><p>”奥地利表示正在审查其援助</p><p>乌干达历来是最大的国际援助接受国之一</p><p>根据海外发展研究所的数据,该国2011年获得了16亿美元(9.6亿英镑),成为全球第20大援助国</p><p> 2006年至2010年间,美国是最大的捐助国,提供了17亿美元,其次是英国的6.94亿美元</p><p>乌干达最近的增长减少了对援助的依赖,该国希望其新发现的石油储备将在2016年取得成果</p><p>随着援助占政府收入的份额减少,持有捐助国对穆塞韦尼的影响已经减弱</p><p>乌干达也是一个重要的战略盟友,向索马里提供部队打击青年党</p><p>虽然西方捐助者一直在努力对该法案的通过作出反应,但其他非洲领导人几乎没有回应,其中许多领导人都有类似的立法</p><p>一名政府官员周二表示,南非是为数不多的保护同性恋男女权利并允许同性婚姻的非洲国家之一,已发表声明,要求各国澄清其性取向法律</p><p>国际关系部发言人克莱森·蒙耶拉在一份声明中说:“南非认为任何人都不应以任何理由受到歧视或暴力,包括性取向</p><p>”非洲联盟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办事处同样保持沉默</p><p>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2012年1月的峰会上致电非洲领导人时,呼吁非洲领导人尊重同性恋权利,但他们一直不愿意解决这个问题</p><p> “请允许我提及一种被许多国家长期忽视甚至批准的歧视形式......基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潘说</p><p> “这促使一些政府将人们视为二等公民,甚至是罪犯</p><p>”班纳的行动呼吁得到了沉默</p><p>活动人士试图向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提出这个问题,但这也没有取得什么成功</p><p>同性恋在非洲根深蒂固</p><p>乌干达日报“红辣椒”的首页贴满了一个标题:曝光!乌干达的顶级Homos被命名</p><p>一些据称是同性恋男子的照片与案文并列</p><p>然而,有一丝希望</p><p>赞比亚法院在要求同性恋权利得到承认之后,已经清除了一位着名的维权人士Paul Kasonkomona鼓励同性恋</p><p>他于2013年4月被捕并被指控招揽</p><p> “这是言论自由的伟大胜利,....